登录客服 |

扫描或点击关注
中金在线客服

使用财视扫码登陆 中金二维码

下次自动登录

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其它账号登录:新浪QQ微信

手机网
首页>>新股>>新股要闻>>  正文
精华推荐 财经号
博客 热门话题 直播

周四早间市场信息 明确看修复,今天检验反弹成色

这个黑周四市场会否砸盘? 擒牛记:反弹后该怎么做?

来个大胆的分析:反弹目标 江南农民:如期反弹看压力

大盘站上20周线继续低吸高抛为主 周四淘金早参

天赢居:重个股,逆流而上 昨晚两条消息值得关注

若要回踩就是送钱 创业板大涨后市大盘如何操作?

反弹后谨防周四冲高回落 面临绝地怎么就又逢生了

  • 又一长租公寓爆雷!黄金疯涨,“中国大妈”解套了?
  • 2019年那些翻车的首富们超强台风“利奇马”逼近
  • 全球股市重挫,黄金抢占C位警惕,又一白马股"凉了"
  • 中国单身成年人口超2亿在朋友圈骂人被罚1000元
  • 人民币"破7",央行紧急声明亚洲“整容王国”套路多深
  • 教授建议降低法定婚龄一夜暴富的“锦鲤”女孩咋样了
  • 徐小明 天赢居 寒江钓客 洛阳上官 幽兰行天下
  • 老孙头谈股 秦国安 龍哥论市 蒋律 股海潜蛟
  • 山东虎子 牛家庄 孔明看市 A炼金师 先知窝窝
  • 灵枝 旗帜先明 短线高手 牛传千股 龙头1988
  • 鸿牛 短线王 律动天成 海西一狼 五域论湛
  • 狗蛋 李博文 波段龙一 股市猎枪 涨停板老黄
  • MORE图说财经

    优全护理IPO撤单背后的槽点

    2022-01-13 18:34:03 来源:北京商报 已入驻财经号 作者:佚名
    分享到
    关注中金在线:
    • 扫描二维码

      关注√

      中金在线微信

    在线咨询:
    • 扫描或点击关注中金在线客服

      要在创业板上市的浙江优全护理用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优全护理”)冲A告败。最新进展显示,优全护理的IPO已终止,这也意味着优全护理无缘A股。在优全护理闯关过程中,诉讼悬而未决、子公司哄抬价格等槽点不少,亦遭到连环追问。      主动放弃IPO机会

      优全护理终究还是主动放弃了IPO的机会。

      最新的进展动态显示,优全护理的IPO已变更为终止状态。

      据深交所官网显示,2022年1月7日,优全护理向深交所提交了《浙江优全护理用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关于撤回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申请文件的申请》,保荐人也向深交所提交了《国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关于撤回浙江优全护理用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申请文件的申请》。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股票发行上市审核规则》第六十七条的有关规定,深交所决定终止对优全护理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的审核。

      招股书显示,优全护理主要从事非织造材料和护理用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包括非织造材料和护理用品两大类,其中非织造材料分为水刺非织造材料、纺粘非织造材料和热风非织造材料;护理用品主要包括湿干巾和纸尿裤。

      回溯优全护理的IPO之路,2020年10月30日深交所受理了优全护理的IPO申请,不到一个月就进入问询阶段。闯关过程中,优全护理分别于2021年1月22日、2021年3月30日、2021年5月8日进行了首轮、第二轮以及第三轮的问询回复。2021年9月30日,优全护理对2021年半年度财务数据进行了更新披露后,就再无IPO新进展情况。

      如今,优全护理主动放弃IPO机会。针对公司主动撤单的具体原因、后续是否还有继续IPO的打算等相关问题,北京商报记者向优全护理发去采访提纲,相关人士表示“邮件已收到”。不过,截至记者发稿,未收到优全护理的相关回复。

      在投融资专家许小恒看来,优全护理放弃IPO,意味着圆梦A股折戟,同时公司上市募资计划也就此终止。

      子公司哄抬价格被考问

      主动撤单的优全护理,在闯关过程中槽点不少,其中子公司哄抬价格行为一直被重点审核。

      招股书显示,浙江金三发卫生材料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三发卫材”)成立于1998年10月16日,系优全护理100%持股的企业。金三发卫材主要生产水刺无纺布、纺粘无纺布等非织造材料。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金三发卫材将部分纺粘生产线转产熔喷布。

      2020年4月28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专项检查组根据线索,对金三发卫材开展检查,并于2020年4月30日立案调查。经专项检查组查实,金三发卫材于2020年3月起采取“套餐”形式捆绑销售熔喷布和纺粘无纺布,且推动了商品价格过高过快上涨的客观效果。

      2020年9月7日,长兴县市场监督管理局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金三发卫材上述行为构成哄抬价格违法行为,责令金三发卫材改正哄抬价格违法行为并处罚款190万元。

      招股书显示,2020年优全护理实现的营业收入约33.74亿元,当期对应实现的归属净利润由2019年的约1亿元激增至12.66亿元。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金三发卫材贡献度不小。截至2020年12月31日,金三发卫材总资产约11.14亿元,净资产约7.04亿元,2020年度净利润约9.56亿元。

      除了金三发卫材外,优全护理另一家子公司广东金三发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东金三发”)同样于2020年3月起采取“套餐”形式捆绑销售熔喷布和纺粘无纺布,提高纺粘无纺布销售价格。2020年7月9日佛山市市场监督管理局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广东金三发上述行为构成哄抬价格违法行为,责令广东金三发改正哄抬价格违法行为并处罚款30万元。

      深交所曾要求优全护理补充披露报告期内公司生产、销售医用口罩及其原材料(熔喷布和纺粘无纺布)情况,包括具体内容、生产和销售规模、单价和毛利率及其变动原因,销售金额、毛利金额及占比,对发行人业绩和持续经营能力的影响;医用口罩及其原材料销售收入是否具有可持续性。

      值得一提的是,优全护理子公司还携诉讼闯关。2020年5月22日,金三发卫材与岑誉医疗签署合同,岑誉医疗向金三发卫材采购纺粘非织造材料130吨。因质量争议,岑誉医疗于2020年9月向长兴县人民法院起诉。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该案件已经长兴县人民法院受理并尚未作出生效判决。

      IPG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IPO过程中,公司携诉讼闯关的情况很常见,商业伙伴之间往来有争议是正常现象,关键要看具体的诉讼可能给公司带来的利益与风险是什么以及达到何种程度。只有可能造成公司损失或者会影响未来公司正常经营的诉讼,才对公司是不利的。

      优全护理则表示,公司结合代理该案的浙江兴熙律师事务所提供的案件分析意见,认为该案被告金三发卫材败诉可能性极小,据此未计提预计负债。

      北京商报记者刘凤茹

    热门搜索

    为您推荐